首页 信托资讯正文

信托将从“影子银行”走向何方?

lzj 信托资讯 2020-10-09 954 0

10月的第一个工作日来临,这也意味着2020年剩余不到3月时间,2020年,不仅仅对信托行业,更多是整个资管行业都是一个转型元年。而转型便意味着 信托“从何处来”要往“何处去”!

熟悉笔者的朋友都了解资管新规的颁布,笔者一直将其定义为资管行业的转折处,而在今后的日子更时至今日都是资管新规的执行、落实和细化......

资管新规前,信托的本质:“影子银行”

不仅仅是信托机构,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有共同特征:顺经济周期性。所以各位,"影子银行"并非完全意义上的”贬义词“。只不过是信托机构在特定时期承载的特定使命。回顾我国信托发展史,在改革开放初期,信托机构当时的历史使命便是吸引外资,(当时信托机构的名字都是清一色的XX国际信托)。可以说早年的信托和银行在很多职责和内容上都是重复、共通的,也正因此,信托是我国金融体系内最具混业经营特色的机构,时至今日,信托是唯一可以横跨资本、货币、实体经济的金融机构。

而所谓”影子银行“正是反映了"类信贷"业务是信托机构的主流业务。即是时下常见的非标业务——信托贷款、特定资产投资等债权融资类业务。

类信贷业务的盈利模式也正是”利差模式“——以融资方融资成本与投资者收益的差额部分为收入来源。而房地产信托、政信信托、通道业务更是当时信托行业的”三驾马车“。

彼时是房地产行业的黄金十年,也正是信托行业的黄金10年,而我国号称”基建狂魔“享誉全球,在全国城镇化不断推进的大环境下,城投平台也是各大信托机构的常驻伙伴。值得一提的是通道业务,这得得益于信托牌照的独到优势,银行资金必须借道信托才能投向一些受限行业。而通道业务利差有限且透明,欲增长利润,唯有扩大规模一途。

信托者课堂:在彼时,信托也算是资金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。更是在刚性兑付、资金池运作下,保本保息就是信托的代名词,曾经一度信托深受高净值人群热爱。

那么,为何不能让刚兑模式一直持续下去?

我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由高速度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模式,而“地产+城投”模式已经不能满足信托更深层次的发展要求,尤其是通道业务,有着明显的乱加杠杆、多层嵌套、资金去向不明、监管主体不明确的弊端,加之资金池运作的刚性兑付模式,在短时内隐藏了风险、投资者本息得到了兑付,但同时风险会不断转移、累积却不会凭空消亡,假以时日,必是大患。

由此,这正是2018年4月27日资管新规面世,其核心要旨:引导金融机构回归本源,如信托——受人信任、代客理财。监管政策便是“去杠杆”、“去通道”、"去嵌套"。手段是"去资金池运作"、打破刚兑,而发展新业务的核心是“净值化管理”。

资管新规后,信托转型之现状

转型是势在必行的,这前后也分两步:其一,压缩传统业务规模;其二,鼓励、引导、发展新业务。

在压缩传统业务这一块,首当其冲的便是通道业务。这一现象从2018年就开始了——每每由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披露的季报、年报,近年来都有统一规律:整个信托行业的受托资产规模下降,尤其是通道业务——从2018年22.7万亿下降至今日的21.28万亿。

其次,便是房地产信托,自2019年5月,银保监会颁布23号文,强监管金融机构违规为房地产行业输血、对该类信托额度进行余额管控、直接对数十家信托的房地产业务进行窗口指导。一系列的监管举措出台,使得房地产信托规模大减,而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“恒大事件”再结合前段时间的房地产新规之四三二,笔者将该事件视为一个行业信号——非标地产业务还能持续多久?

从传统三驾马车“房地产+城投平台+通道业务”到今日仅剩下基建类信托尚存,其背后逻辑其实很明确:“房住不炒”、高比例的房屋空置率、高房价以及全国居民的低消费率,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,而全国城镇化尚存在一定空间,回归投资者如何选择信托投资的话题,其实结果已经不言自明。

接下来便是政信类信托,该类业务最显著的变化便是在今年,2020年上半年各地纷纷要求下属城投平台降低融资成本、并且置换隐形债务。具体内容可参详浅谈信托转型之现状。

还有一方面特别值得关注的便是信托行业的不良率逐年增长。

image.png

2014年——2018年末 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和项目个数变动

image.png

2016年-2020年Q1 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和项目个数变动

从2018年末的不良资产规模为2221.89亿元,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个数为872个,信托资产风险率为0.98%至2020年1季度末,信托业风险项目个数为1626个,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.02%,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.03亿元。而2020年第二季度更是没有披露不良率等相关数据。

对此,笔者想浅谈几点观点:

其一,未披露也更加说明了转型的势在必行——暴雷正是排雷,不良率上升也是势必的,这是无言的自辩。

其二,在转型的大势下,压缩传统业务规模是必然的,这才能使得新生业务有着必要的生长空间,而暴雷也是必要的,毕竟近年来的创新更多是为了迎合监管的需要,唯有释放一定比例的风险和放弃一定数量的垃圾资产,投资者更能“辨别优劣”,才能择优而从。

信托转型走向

诚如笔者所说,不少创新之举更多是为了迎合目前的监管,目前行业的真正创新之举当属信托产品估值体系搭建,尤其是非标产品的估值指引。就在9月末,业内已经有9家信托机构作为首批试点机构签署了估值试用意向协议,由此开启中国信登与中债估值中心信托产品估值业务的合作,参与试点信托公司将于今年9月底开始通过中国信登向估值合作方报数。另据了解,首批估值结果10月底推出,随后将逐步向全行业推广,争取早日实现行业全覆盖。

该次合作将弥补信托行业第三方公允估值的空白,建立统一的第三方估值体系是信托产品规范化、标准化的必经之路,也是信托行业实施净值化管理的核心所在!!!

评论

爱信托_专业销售信托定融产品且具有高返点的网站

http://www.piaowww.com/

|

Powered By 爱信托

返点热线:136-1169-7714

也可微信扫描左侧二维码咨询